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麓方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豆豆  

2010-08-08 22:39:04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听到解塑料袋的窸窣声,豆豆会丢开小绒熊,三跳两蹦恭敬地站起在你跟前,前爪切切地上下作揖。面对这幅神态,这塑料袋里如果只是几本菜谱,那也很想红烧了给它。

今天的物品袋很多,有亲朋送的,有买回来的,堆了好几个桌面。

豆豆仰着头,已经视察了好几个来回,时不时跑到你坐的地方,瞅瞅你,眼珠子亮亮地闪着,旋在眼圈的水随时像要掉出来。

城市人将小狗叫宠物,赛过宠豆豆的主人比比皆是。家乡人却不宠,也不会宠,甚至没有名字,名字只配叫人,看院子的狗就叫狗,一辈子都叫狗,最多叫个黄狗、白狗、黑狗,花狗,小狗、老狗,文学点的偶尔听到有骂傻狗、瞎狗的。仅骂几句尚不能确定狗的社会地位,一般来讲,有条件的弄个简易的狗舍,狭窄的空间便是一生的栖息地,随便的家庭就一根绳,或一条链,这是人对狗一生的牵挂。  

吃食便更确认了狗的身份,有剩汤剩饭,说明跟了殷实人家,已是福如东海了。跟在我们家的小黑狗没有如此福气,大多在洗锅水里撒点麸面,丢几片野菜叶,逢年过节会有些荤食。说也怪,如此粗茶淡饭,小黑狗长得很结实,照样看家护院,十多年没有一次病休罢工。最后一次见它时,正赶上好政策下乡,许多乡亲已经成了万元户,小黑狗毛色黑亮黑亮,窝周围全是骨头,兴奋异常。

而城市里的豆豆并不会只因骨头兴奋,牛奶、鸡蛋、香肠、火腿等等,已不足以让它忘乎所以,它似乎对毛绒绒的玩具更感兴趣,仅玩具仍不过瘾,几个高档沙发垫全抓出了漏洞,有时金钱龟便成了这漏洞的黑客,谁让现代人不喜欢打补丁呢。

终于等到掏取物品了,豆豆唧唧歪歪哼着跳着,欲望在膨胀。

真不知道是谁在讨谁的欢心。

释然,狗也是自然之子,并不曾与人签订永久看家护院的保安合同,倒是保护动物法使其有了更具享受娇宠的依据。人,不得虐待它,还要讨好它,尤其外出,莫管你是谁,必得准备了纸、袋类,紧随其后,将粪便入了规矩,这些当初的尴尬业已变作了城市人的习惯,如同过去的农村人一大早挑个筐子,走街串巷村前村后的捡拾粪便一样。惟所不同的,一个为了生存,一个则为了消遣。

但确不是我消遣豆豆,则是反之,豆豆又跑跟前作揖了,眼珠子出现了最可爱的聚焦,它盯住了一块巧克力,自然如愿以偿。

在人的注意力集中于打开另一个塑料袋时,豆豆已将一条纯色纱巾衔在嘴里,向阳台跑去,长长的纱巾拖着身后气恼的笑声。

笑声在屋子里回荡着,从西墙撞到东墙。东墙上悬着父母的遗像,西斜的阳光正好留在相框上,像舞台的追光。父母的神态很慈祥,但似乎流露出不同于往日的肃静,似乎隐隐于对苦难岁月的怀想。如果父母能走下相框,第一件事,必定会收起所有的物品袋,将之分作若干份,然后送给外祖母,几个大爷,再有张二婶,小李子,还有对门的王大妈……

确是不知道是人搅乱了家庭秩序,还是豆豆。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34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