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麓方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湍流上的浮桥(家乡的原风景之一)  

2010-08-05 21:12:00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

一声清脆的枪声惊醒了我,忙支起纸窗户向外看,天上已不见一颗星星,怕是被枪打落了,要不都躲了起来,大人们在院子里出出进进,步态比平时要匆忙许多。而早饭照旧,只说是发大水了,祖辈人没听说过的大水。

街上行人稀少,大多去了河边。老师带领我们低年级的学生只准到城门口观看。

“啊——”,“啊哟——。”
       
城门口离河床约一里地,之间左手为一大片鱼池,右手为废弃的军用机场。虽说大水已退,但水印就在我们的脚下,再有一米就进城了,而平日的河面离我们脚下的垂直距离足有10多米。老师说,没有一处河堤决口,水太大了,河床装不下溢出了河堤。第一声枪响是大水来了,第二声是溢出了河堤,第三声是马上到了城墙根。河水从左向右流,机场有许多小坑洼,人们跑着喊着从坑里抓鱼,手里提的都是长长的肥鱼,有些尾巴还在左摇右晃,死不从命。
       
直到第二天下午放学后,约几个胆大的伙伴跑到河边。
       
河水虽回到了理性的状态,但仍觉尚未翻腾得尽够。河面没有了往日的清流,也没有一个人在水中游泳,细沙花石子的河滩上积满了麦草树枝,河中央浊浪翻滚,一些不知名的杂物时沉时浮,创造“犯浑”一词的人大概见到过如此情景。靠岸边的水面上有许多漩涡,周围起了一圈圈泡沫,像狂野后的喘息。

突然想起了浮桥,只要到河边,必然要上去晃悠晃悠,也算是小小的情有独钟。还好,老远看见浮桥还在,但走到跟前时还是小吃一惊:桥面板稀疏了许多,也少了靠岸边的几只船。不过,铁的绳链仍然在原来的位置,仍然抗衡着水的力量,河水哗哗啦啦,桥身吱吱呀呀,一种力的交响浑然一体。不远的平地上一群人正在搬运木板,好像在准备着修桥。

没有这座浮桥时,过河只能靠牛皮筏子的原始摆渡,且只能是青壮年的冒险旅程,再有单只的渡船,要耐着性子守候,生活的许多期许便在两岸的观望之中无奈的随河水流去。

终于,有了浮桥。

浮桥之所以能停浮在这段水面,全靠着两岸相望的大石墩,这是两岸力之所在。两岸石墩正像拔河的大力士,各自牢牢紧拉铁链的一端,毫不相让,以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雄姿僵持着,任风吹雨打,凭寒冷酷热,在四时的坚守中凝固,在凝固的力中紧握手中的铁链。铁链横跨河床,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,将许多条木船串联起来,使铺在船面的木板整整齐齐排向两岸。

两岸通了,桥面上印满了创造新生活的足迹。男女老少来了,背篓、锄头、簸箕都来了;去耕耘的老牛来了,身上驮着的铁犁闪着太阳的辉光;马车赶来了,将走在桥心的耄耋老翁扶了上去;羊群来了,牧童跳跳蹦蹦跟在后面,一大块脱线的补丁挂屁股蛋上,活像鬼子钢盔帽上的大耳帘,忽闪忽闪惹人发笑;商人牵着的骆驼也来了,褡裢里的丝绸露了出来,是段雪白的上品,柔柔的在河风里招摇……

在流动的河上,浮桥过渡着艰难的岁月,在晃动中承载着无数的悲欢离合,毫无选择的置身于严峻的坚守之中。在如此之大的洪水冲击下,浮桥也是鼓着脊梁坚守,没有被洪水飘走,着实令人惊叹。看来,浮桥是有根的,一根根的钢绳铁链,就是浮桥的根须,这根须一直在延伸,延伸在两岸过客的心里。

作别浮桥多年了,随着日子一天天好起来,浮桥已结束了历史使命。浮桥的原址旁早已架起一座水泥大桥,几十吨大卡往来穿梭,听乡人说,离这桥几里处,新近又架起了一座最现代的大桥…….

假如那些架桥人都还能健在该多好,看看今天的巨变,知道他们的坚守有多深远的意义,他们的后代已过上了再没有晃动的真正的好日子。我妄想用彩虹造一座浮桥的模型,在醒目的地方写上先人的名字,让他们在天国里受到敬重和赞誉。

天下之桥千姿百态,但我最不能忘怀的,还是家乡的浮桥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2)| 评论(4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