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麓方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片草地  

2010-05-24 23:36:20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自春寒关起窗户后,不再多心外面的世界,直至今日推开夏天的门。

自然界确是不可思议,春的媚态没了丝毫踪影,那些争春的花儿已随春去了。眼前是一片草地,是踏青的人们踩踏过的草地,原以为衬托完春的艳丽后便会死去。然而不是,所有的茎秆站立起来了,且是伸直了腰的,它们尽力地举出了密密的叶片,彻底掩埋了春天的脚印。不蹲下身细看,很难分清哪一片叶属于哪一棵草,它们似乎是手拉手排成了一个夏天的方阵,等待着谁的检阅。

于是,对草不仅只有喜欢,似乎平添了几许敬畏之情。

我惊叹那种顽强的生命力,只要有土的地方,莫管散落砾石,倘或覆盖残枝衰叶,必见青嫩之色从草根泛起。在石阶的严寒中可以生存,在瓦缝的酷热中也可以生存,甚至从佛塔的砖缝里伸出手来,如人的伸腰打哈欠,一副乐呵呵的憨态。

我惊叹那种不卑不亢的生命观,不论沟谷坡坎,戈壁平原,不论陡峭、平缓,也不论富庶、贫瘠,闹市区也罢,无人区也罢,甚或被遗弃,被糟践。尤其面对寒光闪闪的刈草镰,面对热气喷溅的大口咀嚼,一副泰然、释然,不久又重生于原地,不知一生中历经了多少次涅槃。

对于草,只知道名目繁多,如结缕草、冰草、高羊茅、钝叶草等等,但叫什么不重要,皆为草性,大多多年生,大多一岁一枯荣。更多对于草的研究甚少,只偏好那种较为深沉的色调,眼前的草色正是如此。这是一种强壮起来的色调,已经覆盖了春时的嫩绿和鲜绿,厚重的绿色足以使夏日的燥热清凉起来。这种色调同时十分单一,单一到清纯境界,清纯到不晃眼睛,不因五光十色勾起胡思乱想,心绪因之而淡定宁和。

大概因于草的口碑认同者众,贡献了五谷的茎秆也入了草的一族,麦草、稻草……并额外衍生了一门文化——草编工艺。

其实,上溯起来,古人也是喜欢草的,但并不只是用来在诗文里抒写伤怀情感。汉初写字便是借了草的灵气,一举成就了草隶,史游书出了古雅,但去隶留草,称之为章草。到王羲之等人的今草,也是留住了草性,再到后来张旭等人的狂草,也是抓草不放,极尽缠绵回绕,乍徐还疾,如草般斜倒纵放。

因草的适应力之强,直到了天涯无处不芳草的态势,也许上帝因之有了悚惧,如同惧怕巴比伦“巴别”通天塔一样,搞乱人们的语言,中止巨塔的建造。于是,地球上出现了食草族,被人类称之为食草动物,以此平衡生态。而实际上,食草动物的繁盛只是平衡了人类餐桌上的需要,是上帝放任人类去杀生。其实,单为平衡说,假如是上帝所为,那也涉嫌多虑。草是紧贴于地皮的矮个子,不但不与乔木相争,也不与灌木藤木比拼,反倒为其涵养水分,帮助高大者更高大,健壮者更健壮,自己只拾得到从枝叶间漏洒下来的阳光……

草,根植于土地,让大地免遭沙漠化,防止水土流失,带给环境清纯的气息。在美化的行列里,摇摇领先于所有植物,因其适应性存活率,人们的欢迎度均名列前茅。城市里有草坪,平添几许自然舒适祥和温馨,小区有草坪,开发商会列于广告词中,借草而发其财,可见山野之草进城后的弥足珍贵。

假若世界杯的球场上没有了草坪,哪还会剩多少人去欣赏尘土飞扬之中的金戈铁马。

如今的网络盛行草根一词,着实是对草性的褒扬。

挥毫泼墨已不再是几个专家的孤木独林,自有草根,网络便生机勃发,一片自然葱翠之色,使偌大空间四时如春。因草根的植入,网络园地更显其繁华,森林更为宽阔,百花更为艳丽。不独是衬托,放眼一望无际的绿野,必会深谙绿阴幽草胜花时的意境

眼前的这一片草地,让人的心在沉静中惶恐起来,这些生命原本是极小,极普通的形态,但却在极其顽强的奋争中高大起来,以至强大到让我敬畏,我,实在是不及一棵小草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2)| 评论(47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