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麓方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为了房子  

2010-05-18 02:31:33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一段时间,房子的话题无所不在,许多人为房子忧心。“房”字上压着个“户”,一个家的符号,家又是生活的中心支点,没有谁愿意不要这个家,倒是为这个家愿意不遗余力,我的父母便是如此。

在我的记忆中,几年搬一次家,在就近的巷子间周旋。年龄小时不知为何要搬家,只觉得新鲜、好玩,稍大点似乎明白个中因由。家中三代九口人,全靠父母的微薄收入养活,而住房至少得三间。要住得下,就必须不停地寻找便宜,这可能成了搬家的主因,很少因房东用房而搬出。

家搬到第七次时,搬到了南城墙根的一条小巷,巷名叫南城根。

院子很大,是座老式四合院,有树,有井,但只有三间上房还算完整,两边厢房已坍塌不全,院南索性只剩了院墙,看得出,这是一家破落大户。也许,这个破落对东家是福兮祸所伏,对我的穷家则正是祸兮福所倚了。在亲戚们的搭凑下,父母咬着牙买下了这几间房东要急于出手的房子。至此,父母为之奋斗近半生的房子总算有了着落,虽然满目疮痍,但毕竟有了落脚的所在。

此后,父母开始了无休无止的房院维护。

房子全是土坯青瓦房,下雨天屋瓦总漏水,年年修,年年漏,粮食柜子,火炕上常要放好脸盆、瓦罐、油布等接雨的工具。阴雨连绵时,洇进山墙的雨水像刀一样,时不时会掏出一个洞来。那时没有砖头,新打好的土坯在雨中泡着,没法子,只好取草棚里的干土坯补漏洞,所谓拆东墙补西墙的典故正是出于我家。

不仅屋子要常修,院墙也得常补,补了塌,塌了补。但最费心力的还要算空空落落的大院子,整座院基低洼积水且满是沙砾,要种菜蔬得有一层厚土。这个工程对只有一个背篓的家来说,似乎有点类同于愚公与王屋山的故事。取土得去离城两里开外的一处荒坡,天天不停背土,体力透支太大,最后还是父亲买来一副架子车轮子,请人做个车架。这种人拉的两轮车赛过现在的私家车,前街后巷没几辆,很是惹眼。父亲如获至宝,从不在乎拉绳勒进肩膀,腰弯得像弓。

儿女们虽也帮着拉车,但一个接一个都分配了工作去了外地,只留下复原后在本地工作的小兄弟下班后陪着父母。

虽苦辛,但日子一晃十几年,院子变了,不仅四面补齐了房子,且变成了小有名气的花园。迎院门有棵迎客松,是父亲栽植的,树身不高,但形态酷似伸出的人手,手臂刚巧指向上房。鹅卵石镶铺的小路弯弯曲曲绕过一块块花圃、菜畦,连通四面的屋门石阶。院西有棵筑着鸟巢的里黄杏树,是老房东留下的,杏树旁的西厢房屋檐很深,宽展的台阶上有一方围栏,围栏里是一口装着辘轳的甜水井,看看满院的花和菜,就知道这是一井好水。花草摇曳的大院子香气袭人,蝶曼蜂闹,常有进院赏花要花之人,父亲总是满足来者。父亲好花,常蹲在花圃里忙活,培育出的大丽菊新品种已然绽开盆口大花冠,一簇簇叶枝上挂着醒目的牌子,隶书宝顶堆雪、西施浣纱、贵妃醉酒、玉娘胭脂、织女拨云……虽说花名念起来好听,但还是不如看花,看每束花都能勾起牵魂的诗情画意。在任何一方花圃里,都能看到上房屋檐下的台阶,母亲经常坐阶上做些刺绣活,也常有邻人依在身旁观看,时不时传出欢笑声。

虽说院子成了花园,但到了冬季不好过,小火炉烤不暖冰冷的土坯房子,纸糊的窗子挡不住寒气,一家老小多时要挤在火炕上。尤其上厕所最是难堪,挤在南墙角落的厕所同县城所有的厕所一样,都是无性别旱厕。两块踏脚板横在粪坑上,往板上走要小心翼翼,只要蹲下,冷风就贴着肉直往衣服里钻。有时小孩撒尿弄湿踏板结了冰,最怕老人站不稳,尤其母亲已借着拐棍走路……

日子就在这有喜有忧中过着。

在不经意间,越来越多的人家开始了用砖头、钢筋水泥翻盖新房子,城建工程队瞅准了南城根花园……

虽然不愿拆掉有大花园的平房,但父母还是随了时代的变迁,也是随了儿女们的心愿,搬进了有暖气,有自来水,有两个水厕所(洗手间)的漂亮屋子。

然而,搬进新房不久,父母相继离世了。

宽大豪华的新居只有兄弟居住,所有摆设依旧,唯独佛坛改了灵位,父母遗像底部堆满了水果、糕点,香炉周围散落许多香灰。

复层楼梯下小水池的鱼长大了许多,这是父亲专程从省城带来的,他特别喜欢这些小生命,谓之养生。我蹲下身看它们时,都游了过来,我和父亲长得很像。但很快,它们发现了我是赝品,都游去了小石桥的底下,它们常在那里等着主人。

    靠窗的鸟舍里还是那对鹦鹉,已长得很肥,但不太鸣叫了。父母起床早,先给鹦鹉换水添食,它就开始叫,只要父母在屋里,它们准会扑腾着,鸣叫着,闹个不停,象有说不完的话。

屋子里冷了许多,但那盆兰花开得很好,一束金红的的花序从对称的宽阔肥厚的舌叶中央直直升起,让屋里有了些许暖意。这盆花陪伴父母多年,父母喜欢绿得发亮的品种。

兄弟心孝,整理出父母的许多相片,放大装框安放于墙眉,几间屋子都是,半个多世纪的悲欢离合历历在目。

在所有的回忆中,最不能忘却的,是一次次的搬家。居无定所让父母耗去了太多的心血,可是,劳其一生搬进的新房似乎变作了纪念堂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7)| 评论(24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